<cite id="73nxx"></cite>
<progress id="73nxx"></progress>
<menuitem id="73nxx"><dl id="73nxx"></dl></menuitem>
<ins id="73nxx"><noframes id="73nxx"><ins id="73nxx"><noframes id="73nxx"><ins id="73nxx"></ins>
新聞詳情頁
民革中央網站>>民革人物>>黨史人物
龍云與云南     翟小純    2019年05月06日11:24

龍云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民主人士和愛國將領。他是彝族部落酋長之后,參加過反清地方武裝、四川保路運動;治理云南17年,從政治、軍事、經濟、文化、教育、對外等多方面實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還是名副其實的抗日愛國將領,為中國抗戰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貢獻。筆者評價龍云為:彝族行伍之奇才,治理云南之典范,抵御外侮之表率,民主人士之賢達。

龍云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民主人士和愛國將領,是民革的領導人之一,他的一生是一個光榮的愛國者的一生。

彝族行伍之奇才

龍云,字志舟。彝族,祖籍四川金陽。1884年11月19日,龍云出生在云南昭通市炎山鎮松樂村,龍云的祖父納吉迪府,曾任彝民部落酋長,后封土司。父親納吉瓦梯,漢名龍清泉。龍云彝名納吉鳥梯,又稱納吉岬岬,龍云是他后來使用的漢名。

龍云自幼喜歡騎馬射箭。讀過三年私塾,后棄文從武,拜江湖武師四川人馬德勝為師,學了一身好功夫。憑著一股正氣,他靠一身精湛武功,只身闖進綠林頭子“順江王”余海山的老巢,一舉殺掉余賊,為民除害,威振金沙江兩岸。 后來,參加過魏煥章的反清地方武裝。

1911年10月30日,云南革命志士舉行重九起義,光復云南,推蔡鍔為都督。適逢四川保路運動高潮,云南立即組織援川軍前往支援,很快進入宜賓。魏煥章、龍云率部近百人投奔滇軍謝汝翼團。從此,龍云正式加入了滇軍,開始了他不同尋常的人生。四川保路風潮平息后,龍云和盧漢跟隨滇軍回到了省城昆明。龍云獲委上尉侯差,盧漢獲中尉侯差。然而,等待他們的是部隊的裁減。在老師長謝汝翼的保薦下,他們于1912年5月進入云南講武堂第四期學習,龍云學騎兵科,盧漢學步兵科。

在龍云畢業前這一年的夏天,一位法國拳師到講武堂參觀,一時技癢,就在講武堂的操場上擺下擂臺要與學員比武。當時的龍云正臥病在床,由于無人敢上前應戰,他才不得不穿著草鞋跳上了擂臺。幾個回合下來,外國拳師被打昏,自甘認輸。這次比武使名不見經傳的龍云名聲大震,并受到了云南督軍唐繼堯的賞識,命運由此轉折。

1914年底,龍云從云南講武堂畢業,分回昭通獨立營任中尉排長。1915年見習期滿,被調回唐繼堯身邊任貼身侍從,很快升任唐繼堯的警衛軍“佽飛軍”大隊長。1921年2月,唐繼堯任命龍云為近衛第11團團長。1922年2月唐繼堯將駐扎在柳州的滇軍編為第1、2、3、4軍。龍云任李友勛第1軍的前敵司令,后代理第1軍軍長、云南省警察廳廳長、隨即擔任第5軍軍長,兼滇中鎮守使,駐守昆明。

1924年底,唐繼堯勾結陳炯明,合謀出兵兩廣,陰謀推翻廣州國民革命政府。1925年初,唐繼堯利用孫中山逝世、胡漢民代理元帥的機會,企圖攫取革命果實,以期實現“西南王”的美夢。他兵分兩路,分由其弟唐繼虞和龍云指揮,打進廣西。龍部能征善戰,捷報頻傳,唐部卻兵敗山倒,潰不成軍。這次“東征”本屬于不義之戰,滇軍大敗虧輸,只好退守云南,各部損失慘重,唯有龍云第5軍保留較為完整。

1926年底,云南人民反唐斗爭高漲。廣州國民政府亦派密使策動龍云、胡若愚等人倒唐。龍云等四鎮守使順勢上書唐繼堯,提出改組省政府、靠攏廣東革命政府、還政于民的建議,但被唐拒絕。1927年2月6日,在北伐戰爭節節勝利的形勢下,龍云與胡若愚、張汝驥等調兵逼進省城,對唐繼堯實行“兵諫”,史稱“二六政變”。唐繼堯策反盧漢不成,眼看大勢已去,被迫交權,后于5月23日病死。“二六政變”后,云南省務委員會宣布成立,胡若愚被推為省政府主席兼軍政廳廳長,龍云為省政府委員兼云南講武堂校長。省務委員會的成立,名義上是四鎮守使聯合統治云南,但實際大權操縱在實力較強的胡若愚、龍云手中。張汝驥擁兵3個團,倒向胡若愚一邊,李選廷只有1個團的兵力,覺得力量太弱,不敢參與爭奪。這樣,龍云與胡、張兩軍對壘,矛盾日益尖銳。但是,龍云為人正直,胸懷坦蕩,未有防胡圖胡之心,致使胡張占了先機,險遭不測。

1927年6月14日夜,胡若愚、張汝驥突然派兵襲擊了龍云在昆明翠湖東路的住宅,龍云和衛士奮勇反擊。一顆炮彈在住宅附近爆炸,擊毀了門窗。龍云的左眼球被玻璃碎片炸傷,頓時鮮血淋漓,身體不支被俘。胡若愚俘虜龍云后,昆明城防司令王潔修把龍云關在大鐵籠子里,囚禁在五華山上達一月有余,龍云的左眼得不到治療,造成終身失明。就在“六一四事變”當日,蔣介石正好發布命令,任命龍云為“國民革命軍”第38軍軍長,胡若愚為第39軍軍長,張汝驥為獨立第8師師長。只是一個多月后,龍云才得到這個消息。龍云雖然被囚,但龍云部的主要將領盧漢、朱旭、高蔭槐等卻趁混亂逃到了滇西,龍云的軍事實力,并沒有受到重大損失。龍部遂在滇西邀請滇軍元老胡瑛代理第38軍軍長,指揮部隊反擊。全軍將士同仇敵愾,與胡若愚、張汝驥部在祥云縣清華洞、祿豐縣城郊展開激戰。在擊潰胡、張部隊之后,乘勝進入昆明。胡若愚挾持龍云撤走,在退至昆明東郊大板橋時,恐38軍跟蹤追擊,乃向龍云言和示好,雙方達成了“板橋協議”。商定由龍云回昆明主持省政,胡、張即行北伐,由龍云在后方補充餉械。8月13日,龍云回到昆明,接任了第38軍軍長兼代云南省政府主席,并重新改組了云南省政府,延續一個多月的“六一四滇變”鬧劇收場。1928年1月,蔣介石指定龍云為云南省政府主席,兼國民革命軍第13路軍總指揮,龍云的地位得到了南京國民政府的認可。

龍云主政后,又與胡若愚、張汝驥和唐繼虞部及支持他們的黔、川軍,進行了兩年左右的政權保衛戰,最終基本肅清了云南境內反對勢力。

治理云南之典范

龍云先后主政云南17年。期間,他努力革新,支持民主運動,堅持抗日,使云南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等各方面建設都取得了重大進步。龍云在云南站穩腳跟后,利用云南相對安定穩定、遠離中原戰亂、自成一體的優勢空間,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對外、教育諸方面實行了一系列整頓和改革,提出建設“新云南”的主張。龍云勵精圖治,使云南各方面的建設生機盎然,使地處邊疆的云南成為民國時期國民黨統治區一個引人注目的省份,龍云也被稱為 “云南王”。

政治上,云南政治清明,社會穩定,民主氣氛濃厚。1936年“西安事變”爆發后,龍云對中國共產黨顧全大局和平解決西安事變、主張實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深表欽佩。在民族矛盾上升的關鍵時刻,龍云的政治態度有了積極的變化,“七七事變”爆發后,他全力支持全面抗戰。過去,云南軍閥混戰,盜匪橫行,社會治安極其混亂。龍云整肅了各路軍事武裝集團,使得匪患漸平,民得安居。為云南經濟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提供了保障,也為全國樹立了樣板。因此,抗戰期間,大批進步教授、民主人士、社會團體和大中學校紛紛入滇。他們在云南的活動,推動了當地人民的思想進步,也推動了當地的政治活動。

龍云保護和支持民主運動,使云南昆明有了“民主堡壘”之稱。抗戰爆發初期,中國共產黨即與龍云建立了秘密聯系。1943年,中共又派華崗同志到龍云身邊工作。華崗向龍云介紹了中共中央關于抗日救國的政策方針,闡明堅持抗戰、反對內戰、支持民主運動、反對法西斯專政的重大意義,使龍云對中共的政策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對蔣介石鏟除地方勢力、排除異己的一貫手段,有了更深的認識。在龍云倡議下,中共在五華山龍云駐地設立電臺,供雙方及時聯系。1945年7月,龍云又同意中共《新華日報》社在昆明青云街31號設立營業分處,發售《新華日報》和《群眾》半月刊,民盟機關報《民主周刊》,也在昆明發售。這年年初,昆明還成立了“中國民主青年同盟”、“民主工人同盟”、“新民主主義同盟”。1944年底,龍云加入了民盟。民盟在云南工作比較活躍,在群眾中有比較廣泛的影響,對于配合共產黨、開展抗日民主運動起了積極的作用。

經濟上,龍云執政后,整頓財稅,鞏固金融,穩定貨幣,興辦實業。他重用陸崇仁等,改革財政稅務,取消苛捐雜稅,刪繁就簡,另立新稅。將財政、企業、金融合而為一,以財政扶持金融,發展生產;以金融充裕財政,支持生產;以生產鞏固財政,充實金融。他改組富滇銀行,發行鈔票,統治外匯,鞏固云南金融。他大力扶植云南地方資本,支持興辦實業,擴大紡織出口,整頓發展個舊錫礦及其他鎢、銻、銅、錫、鹽、煤礦等,使云南省財政收入大增,經濟發展呈現出比較繁榮的景象。

龍云還十分重視農業和交通設施建設。大力修建公路,使通往省外的公路多達6條,分別為:滇黔公路、滇康公路、川滇西路、滇川東路、滇桂公路、滇康公路。特別是后來修建的滇緬公路,更是龍云在中國歷史上留下的濃墨重彩的一筆。這些公路的修筑,極大地支持了中國的抗日戰爭,也促進了云南的社會發展。

在文化教育方面,龍云推廣“新教育”運動,加大教育經費,特別是邊疆少數民族教育經費的投入,改善當地的教育條件,大力發展中小學教育,使云南這個邊陲省份,在文化教育上顯得十分發達。1932年,龍云為培養云南當地人才,在昆明北門街創辦私立南菁學校,設小學、初中、高中三部。抗戰期間,進一步擴展教學設施,先后培養了數千學生。其中有數百人后來在國內外頗負盛名。龍云從各個方面支持東陸大學的建設。1930年,東陸大學由私立改為省立,其經費由省府直接撥付。1934年,東陸大學改名為云南大學。1938年,云南大學由省屬改為國立。抗戰期間遷移到云南的一批大學,如西南聯大、中山大學、同濟大學、中正醫學院、華中大學等,龍云也給予了熱情幫助,經濟上大力支持,生活上予以關照。龍云還重視扶持、推進滇劇的發展;倡修云南通志、云南省志和云南各縣縣志。由于他的努力,1935年,《新纂云南通志》定稿;1941年,80卷、21部類、計400余萬字的《續云南通志長編》也基本完成,這為保存云南歷史文獻,研究云南近現代歷史做出了重要貢獻。

抵御外侮之表率

1937年8月,龍云在西安和周恩來、朱德、葉劍英同機飛往南京參加國防會議,并多次會晤。朱德和龍云是云南講武堂先后同學,雙方交換電臺密碼,開始建立聯系渠道。在與中共領導人交談中,龍云受到巨大鼓舞,堅定了抗日的決心。也正是在那次會議上,龍云慷慨陳詞,表示要“盡地方所有之人力,貢獻國家,犧牲一切,奮斗到底”。1937年秋天,中國軍隊在華東重鎮徐州與來勢洶洶的日軍展開了一場生死較量的決戰,正是在這樣的緊急關頭,龍云毫不猶豫地把自己多年精心培養出來的數萬子弟兵送上了前線。9月9日,龍云一身戎裝,誓師巫家壩,滇軍首批以盧漢為軍長的第60軍4萬余官兵浩浩蕩蕩步行1000多公里到達長沙集結,隨即奔赴臺兒莊戰場。此時的臺兒莊戰事對中國極為不利,孫連仲部第二集團軍被日軍包圍,面臨著全軍覆沒的危險。滇軍就是在這樣的危急關頭,甚至還沒來得及將機槍從馬背上卸下來就投入戰斗。英勇的戰士前仆后繼,與日軍展開了反復肉搏,沒有人因膽小而退卻,沒有人因怕死而逃跑。營長尹國華全營500人,最后僅一人生還。臺兒莊戰役勝利了,滇軍堅持了二十多天,重創日軍,威震敵膽,名揚天下,但自己也付出了傷亡2萬余人的代價。接著,云南又新編成第58軍和新3軍,與60軍合組第30軍團,年底又擴編為第1集團軍,由盧漢指揮,龍云自兼總司令,參加武漢保衛戰等。

八年抗戰,在僅有900萬人的云南,龍云共組建派出了22萬人的大軍開赴前線,經歷各種重大戰役20余個,傷亡官兵十余萬。并動員和組織全省軍民投入滇西大抗戰,使云南一直掌握在中國人手里,成為中華民族背水一戰時腳底下為數不多的一塊土地。這是龍云政治軍事生涯中最為光彩和輝煌的一筆。考慮到戰時港口會被日軍封鎖,重慶又地處內地,交通上必須保證國際通道的順暢,1937年,龍云主動向蔣介石請命修筑滇緬公路,打通抗日的國際交通線。此條公路地勢險峻,須跨越瀾滄江和怒江,施工實屬不易。在資金、人力、技術、設備等等幾乎都不具備的情況下,龍云堅決地下達了筑路飭令。在國難當頭時刻,為了抗日救國,云南人民不分男女老幼,長途跋涉紛紛趕往筑路工地,平均每天出動數萬人,用了不到9個月的時間修筑了974公里的公路,滇緬公路全線通車。1938年5月17日至19日,英國《泰晤士報》連續三天發表文章和照片,報道滇緬公路的修筑情況,贊美“只有中國人才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做得到”。這條公路是當時中國唯一的一條國際通道,當時的國際援助物資均從此公路運至昆明,在軍事上起了非常大的作用。龍云本來還打算修筑一條滇緬鐵路,后因緬甸淪陷,建路物資運不進來,鐵路最終沒有完成。滇緬公路被稱為“抗日輸血管”。

民主人士之賢達

隨著抗戰的勝利,蔣介石要消滅共產黨和各種民主力量,就不能不強化其在大后方的法西斯獨裁統治,以消除其發動內戰的后顧之憂。因此,解除龍云在云南的統治,清除民主陣地,就成為蔣介石在抗戰后必須解決的一件大事。

1945年4月,蔣介石秘密召見昆明防守司令官杜聿明,商談解決龍云的問題,要杜在政治、軍事、經濟各方面做好準備。1945年10月3日,根據蔣介石的指令,杜聿明指揮中央軍包圍昆明城,解除了龍云的警衛部隊和滇軍守城地方的武裝,并傳達蔣介石的命令,免去龍云軍事委員會昆明行轅主任、云南省政府主席及所兼各職,調任軍事參議院上將院長。史稱“十三事件”。龍云逃出公館,登上五華山省政府駐地后,一面指揮警衛營奮死反抗,一面等待后援,雙方僵持不下。最后,在宋子文等人的反復勸解下,龍云才放棄抵抗,留戀地離開了他經營十七年的云南,被迫飛往重慶接受院長任命。實際上,他已經完全失去了自由,等同于被軟禁起來了。處于軟禁中的龍云,絲毫不懼蔣介石的淫威,經常與中共、民主人士和滇軍老部下秘密聯系策動反蔣,并在舊政協開會前,資助民盟經費2000萬法幣(當時值黃金200兩)。后來,潘朔端、曾澤生起義和張沖投向共產黨,都與他們的老長官龍云不無關系。

1946年3月國民政府還都南京時,龍云提出想先回昆明一趟,然后再去香港,希望脫離政治,遭到蔣的拒絕,龍云只好跟隨大隊人馬回到南京。第二年,龍云所在的軍事參議院被撤銷,另立戰略顧問委員會,由何應欽任主任,龍云任副主任。蔣介石幾次要戰略顧問委員會擬“剿共”計劃,但均為龍云所拒絕,雙方關系更為緊張。

在南京,龍云受到嚴密的監視,一舉一動都受到限制。例如,1946年秋他想到杭州參觀,1947年夏想到上海送愛女國璧赴美留學,均被無情拒絕。1948年秋,龍云聽到蔣介石要把自己挾持到臺灣的消息后,決心逃出虎口,并立即著手自救行動。他先與上海中共地下負責人吳克堅取得聯系,計劃乘船北上解放區,但未能實現。接著又派人到上海找到抗戰期間在云南結識的美國飛虎隊大隊長陳納德將軍求援。在老朋友陳納德的幫助下,1948年12月8日,被蔣軟禁了整整三年的龍云終于脫離牢籠,搭乘陳納德的一架商業飛機從南京經上海飛赴廣州,隨即遠走香港。

龍云脫險后,立即站到了反蔣反內戰的行列。他到達香港不久,就發表長篇談話,公開抨擊蔣介石的陰謀,拒絕了代總統李宗仁要他去南京“共商國是”的要求,并力勸李宗仁接受中共提出的八項和談條件。他在香港加入了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成為民革中央負責人之一。他時常關心云南的局勢,多次派人去云南勸說盧漢早日起義。1949年8月13日,他同黃紹竑等44人,在香港發表《我們對于現階段中國革命的認識與主張》的聲明,痛斥蔣介石禍國殃民的政策,表示同蔣徹底決裂,并號召國民黨軍政人員認清形勢,不要跟著蔣南逃。蔣介石惱羞成怒,下令開除龍云等人黨籍并加以通緝,甚至派遣特務到香港伺機刺殺。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在北平隆重開幕,龍云被列為特邀代表。10月1日,新中國誕生,龍云被委任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

1962年6月27日,龍云因急性心肌梗塞病逝于北京,享年78歲。6月28日,中共中央統戰部宣布摘掉龍云的“右派分子”帽子,組成了以陳毅副總理為首,劉伯承、彭真、盧漢、程潛等31人參加的治喪委員會。7月2日,周恩來總理、彭真副委員長前往吊唁。1980年6月,中共中央對龍云被錯誤處理為“右派”的問題予以改正,恢復名譽。

專題推薦

  • 民革微信公眾號

    友情鏈接

    中共中央統戰部| 全國政協辦公廳|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 中國民主同盟| 中國民主建國會| 中國民主促進會| 中國農工民主黨|
    中國致公黨| 九三學社| 臺灣民主自治同盟| 全國工商聯| 歐美同學會| 黃埔軍校同學會| 中華職教社| 新華網| 中新社|
    人民網| 團結網| 人民政協報| 中國政協新聞網| 中華工商時報| 中國網中國政協頻道| 中華南社學壇| 畢節統一戰線|
    深爱五月_丁香五月_开心婷婷_人人看_人人草色播基地_婷停五月深爱